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雜志 > 2023年 > 2023年11期 > 文化/視窗 > 閱讀

鄭克昌的職場(chǎng)生涯

  作者:胡飛揚  編輯:王張晗  來(lái)源:決策網(wǎng)時(shí)間:2023-11-24

深秋的陽(yáng)光斜射進(jìn)落地窗內,輕輕地拂在鄭克昌身上。他懶洋洋地翻了個(gè)身,又沉沉地回歸夢(mèng)鄉。二十年前,二十四歲的鄭克昌剛剛踏出大學(xué)校門(mén),就順利地進(jìn)入縣委機關(guān),在縣委辦公室秘書(shū)科工作。鄭克昌青春帥氣,挺拔陽(yáng)剛,臉上常常洋溢著(zhù)燦爛的自信。

幸運的鄭克昌趕上了好時(shí)機。按照縣委關(guān)于加快培養選拔青年干部的要求,名牌大學(xué)畢業(yè)且年輕有為的鄭克昌很快成為后備干部的人選。兩年之后,由于鄭克昌撰寫(xiě)的一篇《關(guān)于推進(jìn)和加快本縣文化體制改革》的調研文章立意高遠,觀(guān)點(diǎn)新穎,意外地得到了時(shí)任縣委副書(shū)記蒲志高的賞識。于是,蒲書(shū)記親自找他談話(huà),并責成縣委組織部對他進(jìn)行跟蹤考察。不久,一紙任命書(shū)徹底改變了鄭克昌的命運,使他從一個(gè)名不見(jiàn)經(jīng)傳的小人物一躍成為縣文化局副局長(cháng)。

蒲書(shū)記的女兒蒲丹丹,在縣政府辦公室當機要員。比鄭克昌大三歲,快到而立之年,眼看就要成為“剩女”,依然高不成低不就,把她老爸老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蒲丹丹久慕鄭克昌的才氣,經(jīng)常在家人面前提起,終于使她老爸動(dòng)了心。蒲書(shū)記便有了那個(gè)意思,欲將鄭克昌作為東床之選。

如果當初鄭克昌明智地抓住這個(gè)千載難逢的機遇,他的職場(chǎng)生涯將會(huì )一片輝煌,絕不可能發(fā)生后來(lái)的一連串令他傷透腦筋的故事??墒?,很不幸,我們的主人公鄭克昌甚至想都沒(méi)想就一口拒絕了。

在一個(gè)陰沉沉的早晨,躊躇滿(mǎn)志的鄭克昌照例上班,忽然瞥見(jiàn)辦公桌上擺著(zhù)一份縣委組織部的紅頭文件,只見(jiàn)上面醒目地印著(zhù):

經(jīng)縣委常委會(huì )議研究決定,下派鄭克昌同志任高嶺區計劃生育辦公室副主任,免去其縣文化局副局長(cháng)職務(wù)。

鄭克昌瞬間目瞪口呆。良久,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又全神貫注細瞅一遍。白紙黑字仍是如此,他終于明白,只因當初一步走錯,導致了眼下如此難堪的后果??墒?,他真的走錯了嗎?

當時(shí),高嶺區的計劃生育工作是一塊硬骨頭,很不好啃。多子多福的農民意識,使這個(gè)區的計劃生育工作一直排在全縣倒數第一。雖然毫無(wú)工作業(yè)績(jì)可言,但不知什么緣故,高嶺區計劃生育辦公室的吳主任卻在仕途上是個(gè)不倒翁。自打這個(gè)機構成立,他就穩穩當當地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長(cháng)期主持工作。其它部門(mén)的領(lǐng)導換了一茬又一茬,可他卻雷打不動(dòng)。

別看吳主任胸無(wú)點(diǎn)墨,可他卻有一套很厲害的絕招。他經(jīng)常在縣領(lǐng)導,特別是縣委書(shū)記和組織部長(cháng)面前哭窮、裝傻、發(fā)牢騷。有一次,吳主任去找新上任的縣長(cháng)批一筆建修款,一見(jiàn)縣長(cháng)的面就一頓訴苦,把心軟的縣長(cháng)說(shuō)得臉上有些掛不住,覺(jué)得還真是虧待了眼前這位憨乎乎的胖子,當下大筆一揮就批給了他30萬(wàn)元。他就憑這套絕招,在位期間,巧立名目,在區政府旁邊建造了一棟富麗堂皇的計劃生育綜合辦公樓,搞起了一個(gè)計生服務(wù)中心,還順帶給自己蓋了一幢小洋樓。吳胖子就像一只啄白米的悶頭雞公,把一個(gè)領(lǐng)導認為毫不起眼的計劃生育辦公室主任,當得風(fēng)生水起。

鄭克昌常常對這位頂頭上司的卑劣“絕招”嗤之以鼻。鄭克昌在吳胖子手底下窩窩囊囊地苦熬了七八年,卻依然沒(méi)有出頭之日。

鬼使神差,鄭克昌大學(xué)時(shí)代有一位名叫歐陽(yáng)鋒的同窗好友,竟然奇跡般地當上了縣城區商業(yè)銀行行長(cháng)。

鄭克昌得知這個(gè)消息后,忽然來(lái)了精神。在長(cháng)途汽車(chē)上顛簸了整整一天,鄭克昌暈頭暈腦地趕到縣城區商業(yè)銀行,拜會(huì )老同學(xué)歐陽(yáng)鋒。

歐陽(yáng)鋒聽(tīng)完了鄭克昌憤憤不平的傾訴,對他眼下的窘境深表同情。末了,歐陽(yáng)鋒拍著(zhù)他的肩頭,派頭十足地說(shuō):“放心吧,老伙計。常言道,有權不用,過(guò)期作廢。我現在身為一行之長(cháng),決不會(huì )看著(zhù)老同學(xué)遭殃而見(jiàn)死不救的!”“那是,那是。兄弟的后半生就全指望老同學(xué)栽培了!”

鄭克昌仿佛在茫??嗪V袚频搅艘桓让静?,他那已經(jīng)有些渾濁的雙眼溢出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歐陽(yáng)鋒敢作敢為,是個(gè)名符其實(shí)的“愣頭青”,可以輕率地為“情義”二字兩肋插刀。遺憾的是,他搞不明白當一個(gè)掌管幾個(gè)億資金調度大權的縣銀行行長(cháng),在某些關(guān)鍵時(shí)刻絕不能為情所困、為義所惑。

歐陽(yáng)鋒果然一諾千金。兩個(gè)月之后,縣城區商業(yè)銀行人事部的商調函就寄到了高嶺區計劃生育辦公室。吳胖子早就巴不得鄭克昌調走,他甚至連一句假惺惺表示挽留的話(huà)也沒(méi)舍得說(shuō)出口,就立即安排辦公室為他辦理了調動(dòng)手續。

鄭克昌時(shí)來(lái)運轉,順利調入縣城區商業(yè)銀行,擔任了資金計劃部副主任職務(wù)。由于老同學(xué)歐陽(yáng)鋒的特殊關(guān)照,不到半年時(shí)間,鄭克昌便被火箭式地提升為資金計劃部主任,成了這家銀行的實(shí)力派人物。

在接下來(lái)的一段開(kāi)心的日子里,擔任要職的鄭克昌仿佛又一次找回了曾經(jīng)失去的自我。

可惜好景不長(cháng)。一個(gè)意外的事件擊倒了他的靠山歐陽(yáng)鋒。這個(gè)突發(fā)事件,使鄭克昌再一次痛苦地墜入了深淵。

縣城區商業(yè)銀行發(fā)生了一樁特大殺人搶劫案。主犯王爾漢系該行押運保衛人員,他糾集數名同伙,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殘暴地開(kāi)槍打死了同車(chē)押款人員和運鈔車(chē)司機,搶走人民幣900多萬(wàn)元。

這樁惡性案件驚動(dòng)了省公安廳。省公安廳廳長(cháng)下令限期破案。當地公安機關(guān)迅速調集大批警力展開(kāi)偵破工作,并在縣武裝部和民兵的配合下,進(jìn)行拉網(wǎng)式大搜捕,很快將王爾漢等幾名兇殘的罪犯緝拿歸案。

作為該行一把手的歐陽(yáng)鋒自知難辭其咎,悔恨自己當初只想到要照顧好一位縣領(lǐng)導的親戚關(guān)系,而忽略了嚴格的政審,無(wú)原則地將王爾漢招進(jìn)銀行,并安排到押運保衛部門(mén)這個(gè)崗位,以致釀成今日之禍。

時(shí)隔不久,縣人民檢察院以瀆職罪對歐陽(yáng)鋒提起公訴,鐵證如山,歐陽(yáng)鋒被逮捕入獄。

歐陽(yáng)鋒這座靠山的轟然倒塌,使曾經(jīng)一度紅得發(fā)紫的鄭克昌立時(shí)變得灰不溜秋。同事們一改往日的笑臉,換上了鄙夷不屑的神情。面對滾滾紅塵的炎涼,鄭克昌日暮途窮,徒呼奈何。

歐陽(yáng)鋒犯事后,會(huì )由誰(shuí)來(lái)接任縣城區商業(yè)銀行行長(cháng)的職位呢?行里各種傳聞早已沸沸揚揚??舌嵖瞬齾s漠不關(guān)心,但是,他做夢(mèng)也不曾想到,吳胖子居然會(huì )官運亨通,平步青云。這個(gè)不學(xué)無(wú)術(shù)壓根兒不知“金融”為何物的人,竟被上級任命為縣城區商業(yè)銀行行長(cháng)!

這怎么可能呢?鄭克昌百思不得其解。也許是吳胖子老家祖墳冒了青煙,也許是吳胖子以錢(qián)開(kāi)路跑官得逞,總之,那段時(shí)間鄭克昌一臉的茫然。

事過(guò)許久,鄭克昌終于搞明白,原來(lái)吳胖子早已離了婚。離婚后,他用盡渾身伎倆,居然博得了已當上縣委書(shū)記的蒲志高一家子的歡心,蒲書(shū)記竟把已近不惑之年的大齡女兒蒲丹丹許配給了他,所以吳胖子才會(huì )有今日的風(fēng)光。

吳胖子走馬上任,今非昔比。那天,挺著(zhù)羅漢肚、繃著(zhù)滿(mǎn)臉?lè )嗜獾膮切虚L(cháng)在營(yíng)業(yè)大廳里轉悠,一眼瞥見(jiàn)了蔫頭耷腦的鄭克昌,良久才從鼻孔里輕蔑地發(fā)出一聲怪哼。這就算是勉強打了個(gè)招呼。他那小人得志居高臨下的模樣,令鄭克昌渾身起雞皮疙瘩。

吳主任變成了吳行長(cháng),在正式出任行長(cháng)的就職報告中,面對會(huì )場(chǎng)上一百多雙齊刷刷盯著(zhù)自己的眼睛,心態(tài)好到極致。他豪情萬(wàn)丈地鼓動(dòng)員工道:“同志們,任何困難都嚇不倒真正的英雄好漢,我們只要堅定信心,就一定能夠名彪行史、再創(chuàng )輝煌!”吳行長(cháng)簡(jiǎn)短有力的煽動(dòng)性演說(shuō),居然贏(yíng)得了臺下一片雷鳴般的掌聲。只有憂(yōu)郁的鄭克昌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麻辣,不是個(gè)滋味。

就在吳行長(cháng)到任不久,有一個(gè)大腹便便氣派非凡的韓國老板,在縣委書(shū)記蒲志高的親自陪同下,前呼后擁地來(lái)到縣城區商業(yè)銀行洽談一個(gè)招商引資的項目。

賓主坐定,客套完畢,韓國老板遞上一張赤金名片,只見(jiàn)上面用中國文字赫然印著(zhù)大韓國亞?wèn)|銀行總裁樸成哲

吳行長(cháng)接過(guò)足有一百克重的特殊名片,凝視了一陣,然后略顯忐忑地將這份貴重禮品裝進(jìn)內衣袋中。

縣委書(shū)記蒲志高威嚴地干咳一聲,官氣十足地開(kāi)了腔:“經(jīng)縣人民政府牽線(xiàn)搭橋,韓國亞?wèn)|銀行將于近期投資五千萬(wàn)美元支援我縣經(jīng)濟建設,縣城區商業(yè)銀行應全力作好引進(jìn)這筆巨額外資的所有金融配套服務(wù)工作。希望吳行長(cháng)有信心打好這場(chǎng)硬仗!”

“有縣委蒲書(shū)記親自出面,我吳某人豈敢沒(méi)有信心?我馬上按照韓國方面的要求,通知營(yíng)業(yè)部出具五千萬(wàn)美元的引資證明!”吳行長(cháng)熱血沸騰,不假思索,當即安排營(yíng)業(yè)部張新主任開(kāi)具引資公函,并在引資公函上簽署了自己的大名,蓋上了鮮紅的印章。

韓國老板竭力掩飾著(zhù)內心的激動(dòng),他迫不及待地接過(guò)引資函件后,立即信誓旦旦地表態(tài)說(shuō),回國后立刻就將五千萬(wàn)美元匯到中方這邊來(lái)。

可是,過(guò)了整整一年時(shí)間,仍不見(jiàn)韓國方面有資金打到中方銀行賬上。很明顯,這是一樁尚未暴露的數額巨大的國際金融詐騙案。鄭克昌敏銳地意識到,蒲志高、吳行長(cháng),以及營(yíng)業(yè)部張新等人,正在和那個(gè)韓國亞?wèn)|銀行總裁樸成哲干著(zhù)一樁極其危險的勾當。因為吳行長(cháng)他們害怕自己壞事,所以撇開(kāi)資金計劃部,而把這筆本應由資金計劃部辦理的引資業(yè)務(wù),直接交給營(yíng)業(yè)部張新辦理。

不久,吳行長(cháng)主持召開(kāi)全行職工大會(huì ),傳達貫徹中央關(guān)于懲治金融腐敗、嚴防金融詐騙的文件精神。鄭克昌坐在臺下,漫不經(jīng)心地聽(tīng)著(zhù)冠冕堂皇的報告,臉上露出了一絲嘲諷的冷笑??谌魬液拥膮切虚L(cháng)不時(shí)深沉地掃視臺下的員工,冷不丁與鄭克昌帶刺的目光相遇。他立刻讀懂了鄭克昌睿智的雙眼中蘊涵的另一層深意,額頭上頓時(shí)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山雨欲來(lái)風(fēng)滿(mǎn)樓。鄭克昌預感到倒霉的日子就要來(lái)了。果然,在一周之后的行務(wù)會(huì )議上作出決定,撤銷(xiāo)縣城區商業(yè)銀行資金計劃部,將資金計劃部與營(yíng)業(yè)部合并為綜合業(yè)務(wù)部,由張新主任全權負責;同時(shí)以機構合并為由,將鄭克昌降職為綜合業(yè)務(wù)部副主任,協(xié)助張新主任分管資金計劃工作。

該來(lái)的終于來(lái)了!鄭克昌知道自己已被完全架空,他這個(gè)副主任只不過(guò)是為了防止激化矛盾而虛設的一個(gè)職位,就是個(gè)擺設而已,并沒(méi)有絲毫的實(shí)質(zhì)性意義。

上述決定作出之后,吳行長(cháng)主動(dòng)找鄭克昌談了一次話(huà)。鄭克昌并非傻子,他從軟硬兼施、閃爍不定的言辭中,已領(lǐng)悟出這是上司讓他出賣(mài)靈魂的某種暗示。

顯而易見(jiàn),這是給鄭克昌的最后一次機會(huì )。是把握這次機會(huì ),還是放棄這次機會(huì )?鄭克昌在內心深處進(jìn)行著(zhù)痛苦的抉擇。

從二十年前的無(wú)限風(fēng)光,到如今分外窩囊的尷尬處境,那些支離破碎的畫(huà)面不斷在鄭克昌的大腦中閃回。一幕幕令人欲哭無(wú)淚的蒼涼往事,像鞭子一樣殘酷地抽打著(zhù)他的靈魂。

鄭克昌真切地感受著(zh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在鄭克昌的潛意識中,希望尋找一個(gè)中庸之道??墒撬记跋牒?,總覺(jué)得中庸之道并不現實(shí)。命運之舟將把自己載往何處?鄭克昌不得而知。但他深信,陽(yáng)光總在風(fēng)雨后,人間正道是滄桑。

為走出困境,排解愁腸,打開(kāi)心結,鄭克昌決定外出旅游一趟。因身困職場(chǎng),鄭克昌一直沒(méi)有機會(huì )。這一次他下了決心,打算去古老的彭家寨盡興游覽一番,追尋他心中的絕美仙境和精神家園。

出發(fā)前夕,鄭克昌憧憬著(zhù)抵達彭家寨的愉悅之旅:當晨曦初露,登上高聳入云的彭家寨摩霄樓觀(guān)賞古寨,一定是一個(gè)群山朦朧、天地朦朧、人在畫(huà)中的縹緲仙境。他情不自禁地想到,那稍縱即逝的朦朧之美,涌動(dòng)升華,散發(fā)出濃郁的誘惑,必定震撼心靈,令人回味無(wú)窮,物我兩忘。

當鄭克昌背著(zhù)簡(jiǎn)單的行囊離開(kāi)家門(mén)時(shí),已是陽(yáng)春三月天氣轉暖的季節,他愉快地踏上了去往宣恩縣彭家寨方向的滬渝高鐵列車(chē)。

坐在列車(chē)上,鄭克昌突然接到一位同事打來(lái)的電話(huà),對方神秘兮兮地對他說(shuō):“吳胖子估計要栽了,縣紀委剛剛來(lái)人把他請走了!”鄭克昌聞之,一點(diǎn)也不覺(jué)意外。像吳胖子這樣的庸官,栽倒應該是必然,不栽才讓人意外。

鄭克昌只感到熱血沸騰,心潮激蕩,一種消失已久的力量在徐徐回歸自己的身體。

鄭克昌轉過(guò)頭來(lái),把視線(xiàn)移向車(chē)窗外。此刻,他看到春光明媚,萬(wàn)物復蘇,廣袤的大地透出一派盎然生機。

(原文刊載于《遼河》第10期,有刪改)

0
最新期刊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