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雜志 > 2023年 > 2023年11期 > 智庫/觀(guān)點(diǎn) > 洞見(jiàn)

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原點(diǎn)之問(wèn)

  作者:徐根興  來(lái)源:決策網(wǎng)時(shí)間:2023-11-24
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原點(diǎn)問(wèn)題,就是為企業(yè)、為投資者提供滿(mǎn)意的服務(wù)。

改善營(yíng)商環(huán)境,必須堅持從原點(diǎn)定坐標,按原理定規則。著(zhù)名企業(yè)家任正非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沒(méi)有理論的實(shí)踐,實(shí)踐100次還是實(shí)踐。

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基本原理就是法治、規則和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基本原則,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原點(diǎn)問(wèn)題,就是為企業(yè)、為投資者提供滿(mǎn)意的服務(wù)。

筆者曾經(jīng)聽(tīng)某地官員說(shuō),他們提高營(yíng)商環(huán)境排名的做法,就是培訓如何填表,掌握了營(yíng)商環(huán)境排名填表的技巧,排名就上升了??梢?jiàn),有的地方把改善營(yíng)商環(huán)境變成了玩游戲。對于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原理原點(diǎn)問(wèn)題,必須經(jīng)常校準,經(jīng)常糾偏。

政府如何做到有限而有為

2018年3月發(fā)布的《中共中央關(guān)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指出,要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chǎng)資源的直接配置,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chǎng)活動(dòng)的直接干預,大幅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營(yíng)造良好營(yíng)商環(huán)境。

五年過(guò)去了,執行兩個(gè)“最大限度減少”的要求,還需要通過(guò)調查研究做一下總結,從2023年7月19日中央發(fā)布的民營(yíng)經(jīng)濟31條來(lái)看,這方面還需要下大力氣落實(shí)。

十幾年前,筆者曾看到媒體刊登了歐洲某國政府辦事的若干設問(wèn):一定要做這件事嗎?一定要政府來(lái)做這件事嗎?一定要政府做這么多嗎?一定要政府單獨解決這件事嗎?一定要政府這樣做事嗎?能不能以較小的耗費完成這件事?這件事能不能做得更好?如果我們各級政府也能思考上述問(wèn)題,我相信,中央要求的兩個(gè)“最大限度減少”可以更好地貫徹執行。

根據媒體報道,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問(wèn)畢業(yè)于香港科技大學(xué)的大疆公司創(chuàng )始人汪滔,香港科技大學(xué)在大疆公司創(chuàng )業(yè)中做了什么?深圳做了什么?大疆公司會(huì )不會(huì )到香港發(fā)展?

汪滔分別給出了這樣的回答:香港科技大學(xué)在他公司創(chuàng )辦發(fā)展中,充當輔導者角色;他不知道深圳干了什么;大疆公司不可能到香港發(fā)展,因為深圳有產(chǎn)業(yè)分工優(yōu)勢,產(chǎn)業(yè)配套能力很強,大疆可專(zhuān)注于創(chuàng )新研發(fā)。實(shí)際上,汪滔的創(chuàng )業(yè)地是香港科技大學(xué)在深圳的孵化點(diǎn),地、樓都是深圳市政府提供和建設的,但汪滔不知道,因為深圳市政府沒(méi)直接給予汪滔資金。

有深圳官員曾經(jīng)接受媒體采訪(fǎng)時(shí)說(shuō),在深圳,銷(xiāo)售額100億元的企業(yè)老總可能連一個(gè)市領(lǐng)導都不認識??梢?jiàn),深圳在貫徹中央“兩個(gè)最大限度減少”、建設有限政府和有為政府方面的做法值得借鑒。

對的管理給人以方向,好的管理給人以激勵,管理不到位服務(wù)很難彌補,缺乏優(yōu)質(zhì)的管理,服務(wù)可能就缺乏明確的方位。領(lǐng)導就是服務(wù),但服務(wù)不是領(lǐng)導,服務(wù)要強調規則、技能、態(tài)度。

這些年來(lái),在改善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過(guò)程中,有些地方提出“保姆式服務(wù)”、“媽媽式服務(wù)”,都表達了認真服務(wù)的愿望,但“保姆式服務(wù)”不是變成包辦代替服務(wù),“媽媽式服務(wù)”不能變成“媽媽式干預”。有人提出“為什么天天喊服務(wù),卻沒(méi)有突顯服務(wù)優(yōu)勢?” 這還是要從上述提到的“兩個(gè)最大限度減少”和建設有限有為政府方面深挖原因。

只有尊重市場(chǎng)規律、尊重企業(yè)和企業(yè)家的經(jīng)營(yíng)地位,才能更好的成為有限政府和有為政府。

如何衡量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質(zhì)量

有一個(gè)企業(yè)家說(shuō),看一個(gè)城市的投資、發(fā)展潛力,可以看這個(gè)地方連續存在的優(yōu)秀民營(yíng)企業(yè)數量到底有多少,如果優(yōu)秀的企業(yè)很少,說(shuō)明這個(gè)地方的營(yíng)商環(huán)境還不夠成熟。

還有一個(gè)企業(yè)家說(shuō),律師市場(chǎng)的大小,反映的是這個(gè)地方做事在按照什么規矩辦,如果一個(gè)城市的餐飲市場(chǎng)不斷上漲,律師市場(chǎng)在萎縮,往往說(shuō)明這個(gè)地方還是按照傳統的方式做生意。這個(gè)企業(yè)家說(shuō)到了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關(guān)鍵處。一個(gè)城市,只有律師事務(wù)所、會(huì )計師事務(wù)所、審計師事務(wù)所等中介市場(chǎng)發(fā)達,才能說(shuō)明這個(gè)城市的法治環(huán)境是優(yōu)良的,因為中介機構主要靠業(yè)務(wù)盈利、靠專(zhuān)業(yè)立足而不是靠關(guān)系盈利。當企業(yè)和公眾非常習慣于運用法律解決糾紛和處理合作交往事務(wù),這個(gè)城市的法律環(huán)境肯定是好的,營(yíng)商環(huán)境必然是優(yōu)質(zhì)的。

有人問(wèn)了一個(gè)有意思的問(wèn)題,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著(zhù)名企業(yè)家,有些人是從體制里走出來(lái)的,這幾年從體制里出來(lái)的官員多嗎?這個(gè)問(wèn)題,可能沒(méi)有統計數據,所以很難有答案。

如果從新聞報道的角度看,現在也確實(shí)很少聽(tīng)說(shuō)有級別稍微高一點(diǎn)的官員下海。如果營(yíng)商環(huán)境越來(lái)越好,而很多人想進(jìn)入體制,從體制內出來(lái)的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業(yè)的人很少,這可能也是衡量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一個(gè)小標點(diǎn)。

規則的透明可預期是判斷營(yíng)商環(huán)境質(zhì)量的重要坐標。體現在,第一,市場(chǎng)和社會(huì )交往通用明規則、驅除潛規則、嚴禁混用規則。第二,網(wǎng)上能看到的政策文件就是執行的準則,沒(méi)有內部規定。第三,規則穩定和能為新技術(shù)新產(chǎn)業(yè)發(fā)展留出空間。比如,中央多次強調公平競爭,對各類(lèi)企業(yè)一視同仁。

但有學(xué)者指出,實(shí)際上,一些領(lǐng)域名義上允許民企進(jìn)入,但并沒(méi)有發(fā)布明確的準入條件,一些受自然壟斷、前期規劃等約束,事實(shí)上民企基本不能被核準進(jìn)入;一些領(lǐng)域有“民企不能為第一大股東”的隱性要求,本質(zhì)上也屬于民企禁入領(lǐng)域;一些地方和部門(mén)在分配市場(chǎng)的招標中,通過(guò)設置明顯不利于民企的條款,排除民企獲取市場(chǎng)機會(huì )。

另外,公職人員越來(lái)越重視“個(gè)人安全”,擔心民企出問(wèn)題牽扯到自己,更加偏向于將公共投資和采購交給國企實(shí)施等等??梢?jiàn),貫徹中央精神還需要更透明、更明確、更切實(shí)際的操作規則。

法治、規則是最好的營(yíng)商環(huán)境

有主流媒體報道,企業(yè)家的心聲是:政商關(guān)系是“魚(yú)水關(guān)系”,政府不要像自來(lái)水一樣放放關(guān)關(guān),要像大海里水一樣什么樣的魚(yú)都養大。

有企業(yè)家直言,敢闖的前提來(lái)自頂層制度的支持,“我們不要只凝練成熟經(jīng)驗,更要有勇氣、有信心挺進(jìn)一些無(wú)法可依、無(wú)規可循的立法空白領(lǐng)域?!焙玫臓I(yíng)商環(huán)境的要求,規則必須明確、標準具體可操作、流程合理而有效,各級政府之間和政府部門(mén)之間有效銜接,“不在規定之外搞規定、不在細則以外搞細則?!庇兄?zhù)名法官說(shuō)過(guò),要把法條弄得像面條一樣順暢。還有一點(diǎn)也特別需要指出,嚴格執行政策很重要,但更需要不違反政策的變通執行。

五年前,不少地方在改善營(yíng)商環(huán)境中提出:“對不屬于本部門(mén)的事項,不設路障設路標;對不符合申請條件的,不打回票打清單;對法律法規不明確的,不給否決給路徑?!苯裉鞂φ宅F實(shí),做得可能還不夠好。

總之,法治、規則是最好的營(yíng)商環(huán)境。五年多來(lái),各地營(yíng)商環(huán)境文件版本從1.0版到6.0版,不斷升級。但對照中央民營(yíng)經(jīng)濟31條,對照民營(yíng)企業(yè)存在的中標難、準入難、維權難、回款難,說(shuō)明各地優(yōu)化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方向需要搞準,攻堅克難的目標必須選對。

執行上級要求,不能搞缺乏思考、缺乏有效措施的急于表態(tài)、急于表示,“先開(kāi)槍?zhuān)倜闇省笔遣缓线m的;貫徹上級要求,必須有膽有略、有勇有謀,不能搞“瞄準了,也不敢開(kāi)槍”,必須以極大的勇氣逢山開(kāi)路、遇水架橋,不能猶猶豫豫,表現在走到基層都是辦法,回到機關(guān)問(wèn)題還是問(wèn)題,缺乏進(jìn)取精神。

(作者系中共上海市委黨校經(jīng)濟學(xué)教研部教授)

0
最新期刊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