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雜志 > 2023年 > 2023年10期 > 文化/視窗 > 閱讀

槍聲過(guò)后

  作者:梁東升  編輯:王張晗  來(lái)源:決策網(wǎng)時(shí)間:2023-10-25

春天的第一場(chǎng)雨如高壓水槍般襲來(lái),可幾分鐘后就結束了,僅僅打濕了地面。在暴雨中夾雜著(zhù)的閃電卻將小鎮路邊的太陽(yáng)能路燈劈壞了,緊接著(zhù),一陣刺耳的剎車(chē)聲驚醒了在辦公室睡得迷迷糊糊的李林,他看向窗外,發(fā)現了一輛停在路邊的黑色轎車(chē),轎車(chē)打著(zhù)急促的雙閃。

李林是這個(gè)小鄉鎮的黨政辦主任,今天,他一如既往加班整理材料。李林并未太在意,站起來(lái)準備收拾東西回宿舍,可就在這時(shí),他突然聽(tīng)到了兩聲尖銳的槍聲。

“砰!”“砰!”

李林頓時(shí)被嚇得坐在了椅子上,全身緊繃,仿佛一只受到了驚嚇的兔子,他不確定這是鞭炮聲還是槍聲,但他的內心深處卻升起了一股無(wú)邊的恐懼。他靠在椅子上一動(dòng)不動(dòng),更不敢發(fā)出一丁點(diǎn)聲音,辦公室的燈開(kāi)著(zhù),可他不敢去關(guān),在這寂靜的街道上,他聽(tīng)到了一些輕微的說(shuō)話(huà)聲,聽(tīng)不清,但他肯定街道上有人在說(shuō)話(huà)。

李林大氣都不敢出,生怕發(fā)出一點(diǎn)聲音被發(fā)現后被殺人滅口,他等待著(zhù)、煎熬著(zhù),幾分鐘就如同過(guò)了幾年一樣。

這里是一個(gè)邊遠的山區小鄉鎮,總人口只有7千多人,6個(gè)村委會(huì ),但卻有著(zhù)100余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登高望遠,皆是大山,層層堆疊,無(wú)盡無(wú)垠。李林已經(jīng)在這工作了四年。他小心翼翼地下了樓,猶豫了片刻,穿過(guò)街道,經(jīng)過(guò)街道的時(shí)候,他被那輛開(kāi)著(zhù)雙閃的黑色轎車(chē)吸引了。

鬼使神差之下,李林朝著(zhù)那輛打著(zhù)雙閃的黑色轎車(chē)靠近,來(lái)到副駕駛的時(shí)候,他就看到了令他永生難忘的一幕!

一個(gè)身著(zhù)黑色外套的男人癱倒在座椅上,臉色蒼白,胸口有兩個(gè)血洞,并不斷冒出殷紅的鮮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夾雜著(zhù)雨水的氣味彌漫在車(chē)內,這讓李林的腸胃劇烈收縮,胃酸翻涌,幾乎就要嘔吐出來(lái)。

更令他感到恐懼的是,他突然看到這個(gè)男人的眼珠轉動(dòng)了一下,隨后微微張口似乎想要說(shuō)些什么。李林的心臟仿佛被一雙大手緊緊捏住一樣,他看到這個(gè)男人的嘴里含著(zhù)一個(gè)小小的U盤(pán)。李林用最快的速度從這個(gè)男人口中取出了U盤(pán),幾乎是百米賽跑般地跑回了宿舍,他甚至能感覺(jué)到手指上還帶著(zhù)那個(gè)人口中的余溫。

李林回到宿舍,鎖好了門(mén)窗,顫抖的手指打開(kāi)了水龍頭,用香皂洗了好幾遍自己的手指。然后,他打開(kāi)了一個(gè)老舊的筆記本電腦,小心翼翼地插上了U盤(pán)。他點(diǎn)擊“打開(kāi)U盤(pán)”,下一秒,一個(gè)界面就彈了出來(lái),上面是六張jpg格式的圖片,李林打開(kāi)了一張,看到了一張地圖。地圖的中央有一個(gè)定位標志,左下角還有三行白字,標示出了經(jīng)度、緯度、海拔。

李林打開(kāi)其他幾張照片,也是這樣的定位地圖,只是經(jīng)緯度和海拔都不一樣,不過(guò)相差不大。他打開(kāi)了手機上的百度地圖,將經(jīng)緯度輸入了進(jìn)去,一個(gè)可怕的結果出現在了他眼前。那六個(gè)坐標居然就是李林所處的這個(gè)小鄉鎮,而且都在深山老林之中、高山峻嶺之上。這是一個(gè)可怕的結果,讓李林感到不寒而栗。他不知道這六張地圖代表著(zhù)什么,但卻清楚這六個(gè)地點(diǎn)一定非同小可。

帶著(zhù)深深的顧慮和疑惑,李林爬上了床,輾轉反側,思緒萬(wàn)千后才睡著(zhù),這一覺(jué)睡得不好,以至于他早上起來(lái)的時(shí)候頂了兩個(gè)大大的黑眼圈。思索再三,李林覺(jué)得要去報案,當他來(lái)到街道上的時(shí)候,被干凈整潔的街道嚇住了,昨晚那打著(zhù)雙閃的黑色轎車(chē)不見(jiàn)了,街道干凈如初洗,沒(méi)有警戒線(xiàn),沒(méi)有專(zhuān)門(mén)工作人員,什么都沒(méi)有,仿佛昨晚上看到的一切只是他做的一個(gè)噩夢(mèng)??衫盍謱⑹稚爝M(jìn)口袋卻摸到了那個(gè)小小的U盤(pán),提醒著(zhù)他,這一切不是夢(mèng)!同時(shí),也提醒著(zhù)他這一切沒(méi)這么簡(jiǎn)單!

李林來(lái)到辦公室,一早上心神不寧,他決定到地圖上標出的點(diǎn)看看,隨后離開(kāi)了辦公室,他選擇的是地圖上最近的一個(gè)地點(diǎn)——林家村,他早就熟悉這里的每一個(gè)村子了。李林輕車(chē)熟路地來(lái)到林家村,車(chē)頭一轉,直接向著(zhù)山頂而去,發(fā)動(dòng)機發(fā)出震耳的轟鳴聲,輪胎瘋狂地打滑,汽車(chē)如同一只笨重的烏龜一樣緩慢地向著(zhù)山坡上前進(jìn)。

李林把車(chē)停到斷頭路上后,下車(chē)開(kāi)始步行上山,他按照定位,很快就來(lái)到了地圖上標識的地點(diǎn),可這里除了一片田地外什么都沒(méi)有。田地上還留著(zhù)許多干枯的玉米稈,一個(gè)老農正在田里鋤地,李林來(lái)到老農身邊,隨后小聲地詢(xún)問(wèn)道:“老叔,這么早就來(lái)挖地了?”

老農一看是個(gè)年輕小伙,立馬就知道是鄉上的干部來(lái)了,他直起身子,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shuō)道:“我六點(diǎn)半就來(lái)了,早上涼快好干活,中午太熱了?!?

李林問(wèn)道:“這塊地是要種烤煙嗎?今年打算種多少畝???”李林一邊嘮著(zhù)家常,一邊打量四周,他實(shí)在不明白這塊地有什么特殊之處,會(huì )在地圖上被標注出來(lái)。

老農看著(zhù)這塊山頂上的田地后嘆息了一聲:“四畝水田,十五畝山地,也不知道今年雨水怎么樣,要不是昨天下了點(diǎn)雨,我還不會(huì )來(lái)田里的?!?

李林看了看田地,完全是一副干枯的模樣,哪里看得出來(lái)昨天才下了雨。他在基層工作多年,很清楚這里的情況,因為在大山深處,好種的水田少,難種的山地多,在山地里,澆水全靠老天爺,只能種烤煙和玉米,種出來(lái)的烤煙和玉米品質(zhì)都不高?!袄鲜?,你家里現在還有多少人?”李林問(wèn)道。

老農從懷里摸出一根皺巴巴的煙,點(diǎn)上后才說(shuō)道:“家里還有我老伴,兩個(gè)孫女。兒子、女兒都出去打工去了?!崩盍致?tīng)完后瞇起了眼睛,兩個(gè)勞動(dòng)力種十九畝田,在這里不算什么稀奇事,要是四年前,他可能會(huì )驚掉下巴,但現在,他已經(jīng)見(jiàn)怪不怪了:“老叔,跟你打聽(tīng)個(gè)事情?!?

李林頓了頓,組織了一下語(yǔ)言,隨后問(wèn)道:“老叔,最近你看到什么鄉外的人來(lái)這里嗎?看到什么人來(lái)這里拍照,或者做測量嗎?”

“不太記得了…”老農摸著(zhù)下巴思索起來(lái),沒(méi)一會(huì )兒突然點(diǎn)頭道:“對了,前段時(shí)間,有一伙人來(lái)這里來(lái),皮膚挺白,看上去是城里人,他們拿著(zhù)很多儀器,來(lái)到我家苞谷地里搞什么東西,沒(méi)一會(huì )兒就走了?!?

李林沒(méi)想到隨口一問(wèn)居然還得到了線(xiàn)索,他連忙問(wèn)道:“還記得那伙人的樣子嗎?記不記得是開(kāi)什么車(chē)來(lái)的?!薄昂孟袷禽v皮卡車(chē),拉著(zhù)一車(chē)的設備?!薄熬唧w是哪天?”“好像是5天前?!?

李林立刻動(dòng)身下山,臨走前跟老農道了聲謝:“老叔,謝謝了!”

李林回到了村上,找到了村委會(huì )主任,說(shuō)道:“老王主任,能看看你們的村綜治中心嗎?”老王主任一聽(tīng)就說(shuō)道:“過(guò)兩天縣領(lǐng)導要來(lái)檢查?來(lái)來(lái)來(lái),你看看我們村綜治中心一直都開(kāi)著(zhù),幾個(gè)攝像頭都完好無(wú)損的,沒(méi)什么問(wèn)題,隨時(shí)可以來(lái)檢查?!崩盍帜X子轉得快,他剛進(jìn)來(lái)時(shí)就在綜治辦,知道這些年搞市域社會(huì )治理和基層治理現代化,每個(gè)村重點(diǎn)路段都安上了攝像頭。李林跟著(zhù)主任來(lái)到綜治中心,熟練地打開(kāi)攝像頭和大顯示屏,調出了各村的攝像頭。李林立刻查看起了上山的那條路段,一直開(kāi)始向前翻看監控視頻,他確定了5天前的日期,并把所有有異常移動(dòng)的視頻錄像都調出來(lái)查看,果然發(fā)現了一輛拉滿(mǎn)了設備的藍色皮卡車(chē)。

李林松了半口氣,但沒(méi)有完全松氣,他對老主任說(shuō)道:“老王主任,我得立刻回鄉上一趟?!笨粗?zhù)李林的表情,老王主任雖然疑惑但也沒(méi)有硬要挽留,他客氣地把李林送了出去,看著(zhù)李林急匆匆地走了。

回到鄉里的李林立刻來(lái)到鄉綜治中心,找到正在接訪(fǎng)群眾的馬主任:“馬主任,用下電腦?!背弥?zhù)馬主任接訪(fǎng)困難群眾的時(shí)候,李林打開(kāi)他的電腦,隨后,整個(gè)鄉鎮所有的攝像頭監控畫(huà)面就出現在了軟件的列表之中。李林立刻拿出手機,找到六個(gè)坐標點(diǎn)的位置,并找到了通向坐標點(diǎn)的道路攝像頭,隨后又調出了五天前的監控視頻錄像。半個(gè)多小時(shí)后,李林在每個(gè)監控視頻錄像內都發(fā)現了那輛藍色皮卡車(chē),而且,皮卡車(chē)上拉著(zhù)的設備在一件一件地減少,這表明他們將那些設備留在了坐標點(diǎn)處!

那一瞬間,李林就想到了某種可能,但他沒(méi)有聲張,而是將這輛皮卡車(chē)的車(chē)牌號記了下來(lái)。

從鄉綜治中心走出來(lái)后,李林感覺(jué)整個(gè)天空都變得昏暗了,莫名地憂(yōu)慮起來(lái),變得有些心神不寧。他已經(jīng)猜到了這六個(gè)坐標點(diǎn)是什么,但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他意識到自己卷入了一股無(wú)端的麻煩之中,最好的選擇是將U盤(pán)交給有關(guān)部門(mén)。李林決定下班后去報告,然而李林突然發(fā)現鄉政府的大院里多了兩個(gè)陌生人,不像本地人,因為他們很年輕,而且衣服很干凈,沒(méi)有一點(diǎn)灰塵,也不像是來(lái)辦事的,因為他們不去辦公室里詢(xún)問(wèn),就只是在銀杏樹(shù)下和停車(chē)場(chǎng)轉悠,仿佛兩只草原上無(wú)所事事的野狗。

李林意識到了不對勁,將U盤(pán)放在辦公桌的抽屜里,并向某個(gè)電子郵箱發(fā)了一封簡(jiǎn)單的電子信件,隨后他立刻離開(kāi)辦公室,一出辦公室就瘋狂向政府大院外跑,那兩個(gè)陌生人見(jiàn)狀立刻就追了上來(lái)。李林拼了命狂奔,直奔報案地點(diǎn)而去,但就在這時(shí),一輛面包車(chē)突然疾馳而來(lái),看樣子目標就是他!

李林頓時(shí)感覺(jué)心臟驟停。那面包車(chē)直沖李林而來(lái),在接近李林的時(shí)候突然一轉方向與李林擦肩,就在這時(shí),面包車(chē)的側門(mén)突然被打開(kāi),一雙大手伸出狠狠地抓住了李林的肩膀。李林只感覺(jué)自己的肩膀像是被一雙鷹爪給抓住一樣提了起來(lái),然后被巨力帶進(jìn)了面包車(chē)內,還沒(méi)等他看清車(chē)內的人,一個(gè)黑色的頭套就套在了他的頭上,緊接著(zhù),李林就聽(tīng)到了發(fā)動(dòng)機的轟鳴聲以及很多人的叫罵聲。伴隨著(zhù)刺鼻的膠皮燒焦味,面包車(chē)又開(kāi)始瘋狂地爬坡。戴著(zhù)頭套的李林根本不知自己身處何處,將要去到哪里。

他只知道自己在這輛面包車(chē)里被甩得七葷八素,幾乎就要吐出來(lái)了,好在是汽車(chē)最終停下了,里面的人捆住了他的手腳,將他抬下了車(chē),抬進(jìn)屋子里。沒(méi)多時(shí),李林就感覺(jué)抬著(zhù)自己的人松了手上的勁,然后自己就砸在了地面上,砸得屁股生疼。隨后,就有人突然開(kāi)始翻找他的口袋,手機、錢(qián)包、車(chē)鑰匙全被翻了出來(lái),幾秒鐘后,一個(gè)人突然隔著(zhù)黑頭套抓住了他的頭發(fā),并惡狠狠地問(wèn)道:“東西在哪?”

李林當然沒(méi)有傻到將東西帶在身上,他用顫動(dòng)的聲線(xiàn)說(shuō)道:“你們要干什么?我不明白你們在說(shuō)什么?”“還在裝傻?昨天晚上,你在一輛黑色轎車(chē)上得到了一樣東西,監控攝像頭已經(jīng)全部記錄下來(lái)了!”

李林頓時(shí)感到心驚,這些人居然有能力查看到監控攝像,這太恐怖了,他們到底是什么人?此刻,李林要盡可能爭取時(shí)間!他大聲說(shuō)道:“你們不要囂張,在這片土地上作亂,你們是絕對逃不掉的!”

抓住李林頭發(fā)的人狠狠給了李林一耳光:“不說(shuō)的話(huà),我們會(huì )用最殘酷的手段折磨你,直到你說(shuō)出來(lái)為止!”

“啪!”李林被這一耳光打得響起了耳鳴,整個(gè)腦袋都震蕩了起來(lái),意識都快模糊了,但他咬緊牙關(guān),用堅定的語(yǔ)氣說(shuō)道:“我是絕不可能出賣(mài)我的祖國的!”

“看來(lái)你是知道我們做了什么了?!弊プ±盍诸^發(fā)的人將李林提了起來(lái),李林甚至能聽(tīng)到這個(gè)人因為握緊拳頭而發(fā)出的“咔咔”聲,就在李林閉上眼睛準備接受毒打的時(shí)候,屋子外突然警鈴聲大作,緊接著(zhù)就是一道木門(mén)被踢開(kāi)的聲音。

“我們是安全部門(mén)的,請你們配合調查!”

這句話(huà)宛若一針強心劑般狠狠打在了李林的心臟上,這讓他整個(gè)人都精神振奮了起來(lái),抓住李林頭發(fā)的這個(gè)人突然松手,打算逃跑,李林戴著(zhù)頭套,在這人準備逃跑的瞬間,繃直身子狠狠地撞了上去。

“哎喲!”李林一頭撞上了對方的后背,頭蓋骨清晰地感受到了對方堅硬筆直的脊椎如彈簧般彎曲,隨后聽(tīng)到了肉體撞擊地面的聲音。李林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暈了過(guò)去。

等再次醒來(lái)時(shí),李林看到的是一塊潔白的天花板,右側是一個(gè)大大的掛瓶,左側則是一臺心率儀,自己的口鼻上則是一個(gè)氧氣罩,冰冷的氧氣不斷吹在自己的口鼻上,讓他有種待在冰窖里的感覺(jué)。李林意識到這是一間病房,片刻后,病房門(mén)被打開(kāi)了,一個(gè)戴著(zhù)眼鏡的中年男人走了進(jìn)來(lái)。

“你是?”李林虛弱地問(wèn)道。中年男人來(lái)到李林病床前,臉上露出微笑:“李林同志,我是安全部門(mén)的工作人員張明,首先,感謝你拖住了那群犯罪分子,你的事跡我已經(jīng)匯報上去了;其次,告訴你一個(gè)好消息,那群犯罪分子已經(jīng)全部抓獲?!?

李林徹底松了一口氣,他看到這個(gè)中年男人向著(zhù)他伸出了右手,李林頓了三秒,隨后抬起了右手,與對方握了握。

隨后,張明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眼神中帶有敬意。

“因為保密,這件事無(wú)法向外界公布,所以我僅代表我個(gè)人,向您表示最真摯的感謝,感謝您為黨和國家做出的貢獻?!?

李林露出笑容:“沒(méi)有關(guān)系,因為我是黨的干部?!?

(原文刊載于《金沙江文藝》2023年第7期,有刪改)

0
最新期刊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