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雜志 > 2023年 > 2023年10期 > 領(lǐng)導科學(xué)/決策藝術(shù) > 領(lǐng)導力

下好黨建業(yè)務(wù)“一盤(pán)棋”

  作者:葉紅云  編輯:王張晗  來(lái)源:決策網(wǎng)時(shí)間:2023-10-25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必須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lǐng)導。安徽省委省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意見(jiàn),明確要求全面加強黨對金融企業(yè)的領(lǐng)導。

安徽農信(安徽省農村信用社聯(lián)合社和全省農商行)作為全省規模最大的地方性銀行,始終堅持黨對農信工作的領(lǐng)導不動(dòng)搖,切實(shí)強化黨組織的領(lǐng)導核心和政治核心地位,全面把準農信工作正確履職方向。

根據人民銀行等五部委2019年聯(lián)合印發(fā)《關(guān)于金融服務(wù)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jiàn)》,省聯(lián)社要淡出行政管理職能,不得干預農商行的人事、財務(wù)和經(jīng)營(yíng)行為。

在兩級法人體制和淡出行政管理政策形勢下,安徽省聯(lián)社黨委如何通過(guò)健全對農商行的領(lǐng)導體制和工作方式,把黨對農信工作的領(lǐng)導貫穿到經(jīng)營(yíng)管理的全過(guò)程,是農信機構必須深入思考和積極探索的重要課題。

突出問(wèn)題

近年來(lái),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經(jīng)濟下行壓力等多重考驗,安徽省農村信用社聯(lián)合社(以下簡(jiǎn)稱(chēng)“安徽省聯(lián)社”)在安徽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lǐng)導下,堅持黨建和業(yè)務(wù)“一盤(pán)棋”思想,團結帶領(lǐng)全省83家農商行,優(yōu)化金融供給,提升服務(wù)質(zhì)效,防范化解金融風(fēng)險,全系統黨建工作和各項業(yè)務(wù)均取得較好成效。

截至2023年8月末,全系統各項存款余額17422億元,較年初增長(cháng)1882億元,增幅12.11%;各項貸款余額12757億元,較年初增長(cháng)1292億元,增幅11.27%;存貸款市場(chǎng)份額、涉農和小微貸款總量、稅收貢獻度等指標均居全省銀行業(yè)第1位,存貸款規模分別位列全國農信同業(yè)第8、第6。

但對照黨的二十大提出的“推進(jìn)國有企業(yè)、金融企業(yè)在完善公司治理中加強黨的領(lǐng)導”,在加強黨對農信工作的全面領(lǐng)導上仍存在不少短板弱項,仍有一些重難點(diǎn)問(wèn)題亟待解決。

一是少數農商行黨組織在治理主體中核心地位不明確,把關(guān)定向作用未有效發(fā)揮。

安徽省聯(lián)社盡管對農商行黨的工作實(shí)行垂直領(lǐng)導,但運行機制是兩級法人體制,農商行主要依據《公司法》構建治理結構。一些農商行雖然形式上強調黨委的領(lǐng)導地位,但黨委與“三會(huì )一層”權責不明確,議事決策邊界不清晰,時(shí)常存在以董事會(huì )、經(jīng)營(yíng)層會(huì )代替黨委集體討論決策等問(wèn)題。少數農商行“一長(cháng)獨大”問(wèn)題突出,在重要經(jīng)營(yíng)決策上習慣搞個(gè)人拍板,或者違規授權職能部門(mén)代替黨組織把關(guān)。

二是部分農商行貫徹落實(shí)黨的農村金融政策不到位,偏離支農支小主業(yè)主責。

支農支小、服務(wù)實(shí)體,是黨和政府賦予農信機構的職責使命?!暗鲂姓芾怼闭叱雠_后,安徽省聯(lián)社的職能重心調整到“強化服務(wù)”上來(lái),不再直接干預農商行業(yè)務(wù)經(jīng)營(yíng)。因而面對一些農商行經(jīng)營(yíng)上的急功近利傾向,一度持有不敢管、不愿管、沒(méi)有職責去管的片面認識,一定程度導致沒(méi)能把準經(jīng)營(yíng)發(fā)展方向。一些農商行在貫徹落實(shí)支持“三農”、服務(wù)小微金融政策上打折扣,業(yè)務(wù)熱衷追逐大項目,貸款偏好“壘大戶(hù)”,業(yè)務(wù)行為已經(jīng)偏離了支農支小的職責使命。截至2023年8月末,全系統大額貸款占比高達30.19%,少數農商行占比甚至已超過(guò)50%。

三是金融風(fēng)險防控措施沒(méi)有落實(shí)落細,部分農商行風(fēng)險化解處置任務(wù)仍然艱巨。

安徽省聯(lián)社由于不得直接插手農商行業(yè)務(wù)經(jīng)營(yíng),在防控風(fēng)險上沒(méi)有事前介入的職責手段,特別在貸款調查、審批等關(guān)鍵環(huán)節上缺少審查把關(guān)硬措施,致使落實(shí)風(fēng)險防控措施總體屬于“事后救濟”性質(zhì)。加之安徽部分農商行存在改制不徹底、歷史包袱重等先天不足,客觀(guān)上也推高了農信機構的風(fēng)險等級。目前,全系統不良貸款2.67%,不僅高于浙江農信1.83個(gè)百分點(diǎn)、江蘇農信1.5個(gè)百分點(diǎn),也高于省內銀行業(yè)平均水平。少數行風(fēng)險化解形勢比較嚴峻,時(shí)常游離在高風(fēng)險機構的邊緣。

四是全面從嚴治黨責任落實(shí)不力,對農商行黨委班子特別是“一把手”的監督管理不到位。

2020年以來(lái),安徽省聯(lián)社相繼發(fā)生了陳鵬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涉及全系統高管人員達22人之多。這些案件嚴重毒化了全系統的政治生態(tài)。過(guò)去一個(gè)時(shí)期連續發(fā)生這多貪腐案件,主要原因就是履行全面從嚴治黨責任不力,存在嚴重的管黨治黨“寬松軟”問(wèn)題。

做實(shí)做細黨組織把關(guān)定向職責

加強黨的垂直領(lǐng)導和統一管理是農信工作的重大政治原則,也是農信工作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根本保障。

首先,將黨組織內嵌到農商行治理結構中,做實(shí)做細黨組織把關(guān)定向職責。

一是指導和督促農商行把黨的領(lǐng)導寫(xiě)進(jìn)公司章程,列明黨組織的機構設置、職責權限、運行機制、基礎保障等重要事項,以法定形式確立黨組織在治理結構中的地位。嚴格將黨委研究討論作為農商行董事會(huì )、經(jīng)營(yíng)層決策重大經(jīng)營(yíng)管理事項的前置程序,確保黨的路線(xiàn)方針政策及省委省政府工作要求有效落實(shí)到經(jīng)營(yíng)管理中。緊密結合農信工作實(shí)際,著(zhù)力細化“三重一大”事項清單,促進(jìn)黨委領(lǐng)導作用系統化、具體化、精準化。

二是持續完善農商行“雙向進(jìn)入、交叉任職”領(lǐng)導體制,協(xié)調好黨委與各治理主體關(guān)系,把握黨委把方向、董事會(huì )定策略、經(jīng)營(yíng)層負責執行的內在邏輯,形成不同治理主體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協(xié)調運轉、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機制,確保三者權責明確,做到相互之間不占臺、不拆臺,不攬權、不失權,不越位、不失位。

三是推動(dòng)農商行把支部建到支行上,推進(jìn)黨建工作與業(yè)務(wù)工作融合發(fā)展。以提高政治功能和組織功能為重點(diǎn),優(yōu)化農商行基層黨組織設置,推進(jìn)黨支部規范化標準化建設,確保全系統黨的組織和黨的工作全覆蓋。探索構建黨建工作與經(jīng)營(yíng)發(fā)展相融合的考核評價(jià)體系,引導農商行完善“雙融互促”機制,全面提升基層黨建工作質(zhì)量。

其次,摒棄“淡出行政管理就是不管業(yè)務(wù)”的片面認識,加強對農商行黨委落實(shí)支農支小主業(yè)主責的統籌領(lǐng)導。

一是指導農商行黨委把準經(jīng)營(yíng)發(fā)展方向,督促將支農支小、服務(wù)實(shí)體寫(xiě)進(jìn)章程,立足做小做散做特色,依據當地產(chǎn)業(yè)實(shí)際,制定專(zhuān)業(yè)化發(fā)展戰略,探索差異化發(fā)展模式。

二是加強對貫徹落實(shí)中央重大決策及省委省政府工作要求的統籌謀劃,聚焦鄉村振興、農業(yè)強省等戰略部署,研究制定農信系統貫徹落實(shí)中長(cháng)期規劃,引導農商行持續加大“千村引領(lǐng)、萬(wàn)村升級”等重大工程的信貸支持。錨定“糧頭食尾”“畜頭肉尾”“農頭工尾”產(chǎn)業(yè)鏈、“秸稈變肉”暨肉牛振興計劃、千億斤糧食產(chǎn)能建設行動(dòng)等重點(diǎn)工作,探索推出一攬子支持方案,量身打造專(zhuān)屬信貸產(chǎn)品,著(zhù)力提高農商行服務(wù)的精準性實(shí)效性。建立落實(shí)重大決策部署省聯(lián)社黨委督導機制,壓茬推進(jìn)、閉環(huán)管理,強化重點(diǎn)督辦,持續跟蹤問(wèn)效。

三是推動(dòng)農商行加強與地方基層黨組織工作聯(lián)動(dòng),遴選青年黨員干部進(jìn)鄉入村,到鄉鎮政府及村委擔任金融助理,在助力鄉鎮產(chǎn)業(yè)振興工作中不斷創(chuàng )新和改進(jìn)金融服務(wù)、提升支農支小質(zhì)效。

四是探索推行農商行黨委書(shū)記主抓鄉村振興金融服務(wù)、董事會(huì )下設“三農”金融服務(wù)委員會(huì )等工作制度,建立多維指標體系,完善對農商行黨委班子落實(shí)主業(yè)主責的考核評價(jià),定期評估、及時(shí)糾偏。

切實(shí)擔負從嚴管黨治黨政治責任

牢牢守住不發(fā)生系統性金融風(fēng)險底線(xiàn),是金融業(yè)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政治責任。

首先,自上而下建立黨委主要領(lǐng)導負責的風(fēng)險處置機制,壓實(shí)各級化解處置責任,嚴密各項防控措施,堅決守住不發(fā)生重大風(fēng)險的底線(xiàn)。

一是安徽省聯(lián)社黨委統籌負責全系統風(fēng)險防范化解工作,針對重點(diǎn)行、重點(diǎn)區域風(fēng)險處置,建立黨委成員包保負責機制,組建工作專(zhuān)班,一行一策、精準發(fā)力,攻堅推進(jìn)歷史風(fēng)險化解處置。壓實(shí)農商行黨委風(fēng)險處置主體責任,指導通過(guò)清收、核銷(xiāo)、市場(chǎng)化轉讓等方式加快消化歷史包袱,確保實(shí)現高風(fēng)險機構動(dòng)態(tài)清零。把農商行黨委落實(shí)風(fēng)險處置責任情況納入考核評價(jià)體系,與高管人員崗位調整、職務(wù)晉升、績(jì)效薪酬相掛鉤。

二是強化風(fēng)險防控的黨委兜底責任,推動(dòng)兩級黨委班子加強全面風(fēng)險管理、嚴格內部控制的統籌指導。對標現代金融企業(yè)管理體系,持續加強科技手段在風(fēng)控領(lǐng)域的應用,提升在線(xiàn)監測、評估、預警、攔截功能,提高事前防范和事中控制能力。建立全系統通用的員工異常行為管理系統,爭取鏈接涉法涉訴等外部信息,落實(shí)“抓早抓小抓預防”要求,提升風(fēng)險隱患源頭治理水平。

其次,切實(shí)擔負從嚴管黨治黨政治責任,深入推進(jìn)全系統黨風(fēng)廉政建設。

一是健全安徽省聯(lián)社黨委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清單,嚴格落實(shí)“一崗雙責”,構建一級抓一級的主體責任傳導落實(shí)體系。堅持與駐社紀檢監察組同頻共振,完善定期會(huì )商、重要情況通報、線(xiàn)索聯(lián)合排查、聯(lián)合監督執紀等工作機制,推動(dòng)從嚴管黨治黨“兩個(gè)責任”貫通聯(lián)動(dòng)、一體落實(shí)。

二是全面加強對農商行黨委班子的政治監督,推行“關(guān)鍵少數”插手干預重大事項記錄制度和“三重一大”事項決策留痕可追溯機制,細化農商行董事長(cháng)和行長(cháng)權力運行負面清單,定期排查信貸審批、招標采購、財務(wù)管理等領(lǐng)域廉潔風(fēng)險隱患。

三是充分發(fā)揮巡察利劍作用,牢牢抓住巡察、整改、成果運用三個(gè)環(huán)節,加強對中央及省委、省政府關(guān)于金融工作重大決策部署貫徹情況的監督,跟進(jìn)對安徽省聯(lián)社黨委重點(diǎn)工作安排落實(shí)情況的監督,突出對領(lǐng)導班子特別是“一把手”履職情況的監督,全面加強對農商行黨委班子的精準畫(huà)像和抵近監督。

四是加大監督執紀問(wèn)責力度,嚴肅查處違規違紀行為,持續深挖金融風(fēng)險背后的腐敗問(wèn)題,一以貫之地把嚴的基調、嚴的措施、嚴的氛圍長(cháng)期堅持下去。堅持“忠專(zhuān)實(shí)”“勤正廉”標準,聚力打造一支風(fēng)清氣正、廉潔奉公的新時(shí)代農信鐵軍。

安徽農信只有將黨的領(lǐng)導融入經(jīng)營(yíng)管理全過(guò)程各領(lǐng)域,才能把黨的政治優(yōu)勢、組織優(yōu)勢轉化為治理優(yōu)勢、發(fā)展優(yōu)勢,在高質(zhì)量發(fā)展軌道上行穩致遠。

(作者系安徽省農村信用社聯(lián)合社黨委副書(shū)記、副理事長(cháng)、主任)

0
最新期刊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