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雜志 > 2023年 > 2023年10期 > 路徑/實(shí)務(wù) > 樣本

“蘇北四小虎”是怎樣崛起的

  作者:袁 杰  編輯:王張晗  來(lái)源:決策網(wǎng)時(shí)間:2023-10-25
蘇南藏著(zhù)“四小龍”,蘇北也臥著(zhù)“四小虎”,它們究竟是怎樣崛起的?又給同處淮河流域的皖北帶來(lái)怎樣的啟示?

世人皆知“蘇南四小龍”昆山、江陰、張家港和常熟,這些縣域經(jīng)濟的佼佼者,長(cháng)期占據著(zhù)各類(lèi)全國縣市排行榜的頭部位置,經(jīng)濟總量最高的昆山2022年GDP突破5000億元,高過(guò)中西部地區部分省會(huì )城市。

而近來(lái),“蘇北四小虎”的說(shuō)法也在輿論場(chǎng)悄然出現,也就是沭陽(yáng)、邳州、東臺和沛縣,它們的經(jīng)濟總量目前均已跨過(guò)千億門(mén)檻,堪稱(chēng)蘇北縣域經(jīng)濟的“領(lǐng)頭羊”。

誠然,在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由南向北呈梯度差異的江蘇,蘇北地區相對遠離中心城市,綜合實(shí)力和蘇南相比也不在同一量級,“蘇北四小虎”也遠沒(méi)到與“蘇南四小龍”并駕齊驅的概念。

但進(jìn)入城市群和都市圈發(fā)展時(shí)代,區域經(jīng)濟正在深度重構,討論和關(guān)注“蘇北四小虎”的崛起或許更具備現實(shí)意義。

面對新機遇,“蘇北四小虎”的發(fā)展路徑是什么?他們的崛起又給同處淮河流域的皖北帶來(lái)怎樣的啟示?

新晉“蘇北四小虎”

按照習慣,江蘇有蘇南、蘇中和蘇北之分。相比富庶蘇南,蘇北五市一直是“追趕者”的角色,其縣域經(jīng)濟發(fā)展也遠不如蘇南耀眼。

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蘇北沒(méi)有“尖子生”。近兩年來(lái),地處蘇北的沭陽(yáng)、邳州、東臺和沛縣均完成了經(jīng)濟總量邁過(guò)千億元門(mén)檻的躍升。

其中,沭陽(yáng)縣2022年GDP達1308億元,是蘇北地區經(jīng)濟總量最高的縣域;邳州緊隨其后,達1157億元;東臺和沛縣也在2022年正式進(jìn)入了“千億俱樂(lè )部”,分別為1050億元和1012億元。

沭陽(yáng)是宿遷下轄縣,位于宿遷市域東部,東臨連云港,北接徐州,南望淮安,地理位置特殊且重要。沭陽(yáng)也是長(cháng)三角的超級人口大縣,2022年末戶(hù)籍人口近200萬(wàn),常住人口近166萬(wàn),其經(jīng)濟總量長(cháng)期占據宿遷大市的三分之一左右。

邳州和沛縣都是徐州下轄縣級行政單位,前者位于徐州市區東側,古稱(chēng)“下邳”,是東隴海沿線(xiàn)和大運河沿岸的重要節點(diǎn)城市;后者位于市區西北,擁有燦爛的歷史文化,漢高祖劉邦正是因為成長(cháng)于沛縣,因此被人稱(chēng)為“沛公”。

東臺則是鹽城下轄的縣級市,位于鹽城市域最南端,也是整個(gè)蘇北地區最南端,和南通海安接壤,與上海的直線(xiàn)距離在200公里以?xún)?。東臺到上海的距離,甚至比蘇中城市泰州和揚州的部分縣到上海的距離更近。因此,東臺堪稱(chēng)一座“不像蘇北的蘇北城市”。

秘訣何在

仔細看來(lái),“蘇北四小虎”和“蘇南四小龍”有著(zhù)本質(zhì)區別。

首先,和“蘇南四小龍”集中位于蘇州、無(wú)錫兩市主城區的北部、連綿發(fā)展成為沿江產(chǎn)業(yè)城市群相比,“蘇北四小虎”在區域上呈點(diǎn)狀分布,并沒(méi)有體現出明顯的區域分布特征。比如,東臺位于江蘇省域東南,而沛縣位于江蘇的最北端,和山東接壤。

其次,“蘇南四小龍”依靠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蘇南模式”起家,通過(guò)政府組織和“星期天工程師”賦能,鄉鎮企業(yè)遍地開(kāi)花,從而奠定了蘇南縣域經(jīng)濟發(fā)展的根基,而“蘇北四小虎”并沒(méi)有蘇南強縣的區位優(yōu)勢和市場(chǎng)經(jīng)濟基礎,發(fā)展路徑并不同。

還有,“蘇北四小虎”無(wú)一例外都是人口大縣:沭陽(yáng)之外,邳州市常住人口超140萬(wàn),沛縣常住人口達102萬(wàn),東臺常住人口也有88萬(wàn),是鹽城人口最多的區縣。因此,外界也有聲音認為,“蘇北四小虎”的崛起是靠總量的堆砌而成,其發(fā)展質(zhì)效無(wú)法和“蘇南四小龍”相提并論。

這一點(diǎn)或許不可否認,但也要看到,蘇北縣域經(jīng)濟的發(fā)展確實(shí)出現了不少積極變化。

以沭陽(yáng)為例,2002年沭陽(yáng)GDP僅77億元,2012年達480億元,2022年達1308億元,其增長(cháng)曲線(xiàn)和位于蘇中板塊的海安市、泰興市不相上下。尤其是近十年來(lái)的增長(cháng)速度,沭陽(yáng)明顯快于泰興市,甚至快于蘇南板塊的丹陽(yáng)市——丹陽(yáng)2012年GDP達830億元,是沭陽(yáng)的近兩倍,但2022年僅領(lǐng)先沭陽(yáng)100億元,為1407億元。

而在人均GDP方面,“蘇北四小虎”也在逐漸縮小和江蘇省平均值的差距。2012年,沭陽(yáng)人均GDP為31000元,僅為江蘇省平均的46.6%,2022年已追至54.2%;沛縣2012年人均GDP是江蘇省平均的56.6%,2022年上升至65.6%;東臺2022年人均GDP達江蘇省平均的81%,較十年前也提升了4個(gè)百分點(diǎn)。

不難發(fā)現,除了東臺相對靠近上海和蘇南地區,沭陽(yáng)、沛縣和邳州均位于較為偏遠的蘇魯交界區域,幾乎感受不到超級城市輻射。

它們?yōu)楹我廊荒軌颉榜R蹄疾”?產(chǎn)業(yè)是核心答案。

比如沭陽(yáng),一直以來(lái)的發(fā)展口號就是“工業(yè)強縣、產(chǎn)業(yè)興縣”。 “沭陽(yáng)靠工業(yè)起步,更要靠工業(yè)走向未來(lái)?!便痍?yáng)縣委書(shū)記、沭陽(yáng)經(jīng)開(kāi)區黨工委書(shū)記彭偉說(shuō),作為蘇北工業(yè)大縣,沭陽(yáng)正緊抓工業(yè)突破、項目攻堅和營(yíng)商環(huán)境提升三大要點(diǎn),圍繞“6+3+X”制造業(yè)產(chǎn)業(yè)體系,實(shí)施千億級產(chǎn)業(yè)攻堅三年行動(dòng)計劃,培育優(yōu)勢產(chǎn)業(yè)集群。

除了制造業(yè),沭陽(yáng)還深耕富民產(chǎn)業(yè)花木,被譽(yù)為“花木之鄉”,全縣各類(lèi)花木從業(yè)人員達30萬(wàn),各類(lèi)花木網(wǎng)店共4萬(wàn)余家,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額約占全國三分之一,2022年全縣花木總產(chǎn)值達240億元。

邳州市同樣將產(chǎn)業(yè)發(fā)展作為城市的主攻方向,當下正圍繞碳基新材料產(chǎn)業(yè)、半導體材料與設備產(chǎn)業(yè)、節能環(huán)保產(chǎn)業(yè)、生態(tài)家居產(chǎn)業(yè)、高端裝備制造產(chǎn)業(yè)和綠色食品產(chǎn)業(yè)等六大主導產(chǎn)業(yè)發(fā)力奔跑。

2022年,邳州規上工業(yè)總產(chǎn)值同比增長(cháng)9.9%,5個(gè)省級、21個(gè)徐州市級重大項目陸續建成投產(chǎn),百億級項目長(cháng)城汽車(chē)核心零部件蜂巢傳動(dòng)更是實(shí)現當年簽約、當年投產(chǎn)。

值得一提的是,“蘇北四小虎”的產(chǎn)業(yè)之路并非簡(jiǎn)單照搬“蘇南模式”,也不是簡(jiǎn)單地承接蘇南產(chǎn)業(yè)轉移,而是一條量質(zhì)并舉的新發(fā)展之路。

很難想象,作為偏遠蘇北縣城的邳州,能夠擁有一條相對完整的半導體產(chǎn)業(yè)鏈,目前當地已集聚了56家半導體材料和設備企業(yè),形成了光刻、設備、顯示、柔性線(xiàn)路板及光電五條特色產(chǎn)業(yè)鏈條,成為蘇北“芯片”高地。這正是來(lái)源于邳州當年對半導體產(chǎn)業(yè)的超前布局,從上海引進(jìn)了傅志偉團隊,以及邳州籍國家重大人才工程計劃專(zhuān)家趙超博士等等,最終實(shí)現開(kāi)花結果。

轉換思路很重要。作為昔日著(zhù)名的“煤城”,沛縣一度坐擁江蘇省煤炭總儲量的40%,但也留下了262.5平方公里的采煤塌陷地。通過(guò)對采煤塌陷地進(jìn)行了整治、整合和利用,沛縣如今打造出一座座現代漁光一體產(chǎn)業(yè)園,通過(guò)大力發(fā)展光伏產(chǎn)業(yè),形成了一條從多晶硅、鑄錠、切片、電池片、電池組件生產(chǎn)到光伏電站建設的完整產(chǎn)業(yè)鏈。

“蘇北四小虎”對皖北的啟示

蘇北和皖北何其相似:皆位于長(cháng)江以北地區,淮河穿境而過(guò),都是省內相對欠發(fā)達地區,都是人口大市(縣),很多也都曾是資源型城市,面臨艱難轉型……“蘇北四小虎”的發(fā)展可以為皖北發(fā)展帶來(lái)哪些經(jīng)驗啟示?

首先便是產(chǎn)業(yè)定力和眼光。大部分皖北縣城和蘇北縣城類(lèi)似,都不是大城市周邊縣城,但完全可以努力發(fā)展成為“專(zhuān)業(yè)功能型縣城”,做優(yōu)特色產(chǎn)業(yè)。即使制造業(yè)家底較薄,也可以通過(guò)發(fā)展特色旅游、特色農業(yè),拼出存在感。

交通不便并不是理由。沭陽(yáng)和沛縣都是江蘇目前為數不多的、尚未進(jìn)入高鐵時(shí)代的縣市,兩地目前甚至是“手無(wú)寸鐵”,普速鐵路都是空白,但兩地依然搭建起了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基本底盤(pán)和框架。

不過(guò),皖北也有縣城具備和大城市深度融合對接的條件。比如,緊挨著(zhù)徐州的蕭縣。徐州被譽(yù)為淮海經(jīng)濟區中心城市,具有一定的輻射帶動(dòng)作用,蕭縣縣城距離徐州主城區的直線(xiàn)距離還不到50公里。未來(lái),徐州通往蕭縣的城際鐵路開(kāi)通后,人們有理由期待,蕭縣會(huì )成為“安徽的昆山”。

還有壽縣,隸屬于淮南,縣城也靠近淮南市中心,但其南側有大片土地毗鄰合肥,最南端距離合肥新橋機場(chǎng)不到10公里。因此,壽縣可以借鑒昆山花橋-上海模式,或天長(cháng)金牛湖-南京模式,在市界地區大做文章。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南北掛鉤、促進(jìn)區域均衡發(fā)展也是蘇北縣城崛起的一大要素。江蘇有南北掛鉤合作的傳統,蘇州對口掛鉤幫扶宿遷,具體到區縣一級,和沭陽(yáng)掛鉤合作的正是“最強縣級市”昆山,兩地共建有昆沭高新技術(shù)產(chǎn)業(yè)園。

更重要的是,在長(cháng)三角一體化發(fā)展的大背景下,國家發(fā)改委已于2021年印發(fā)《滬蘇浙城市結對合作幫扶皖北城市實(shí)施方案》,皖北多城得以和長(cháng)三角多座強市結對發(fā)展,比如阜陽(yáng)與蘇州結對,淮北與徐州結對,宿州與杭州結對,淮南與上海市閔行區結對,等等。

打好協(xié)作牌,走好產(chǎn)業(yè)路,誰(shuí)又能斷言,數年之后,不會(huì )有“皖北四小虎”出現呢?

(作者系本刊特約撰稿人)

0
最新期刊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