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雜志 > 2023年 > 2023年10期 > 特別策劃

一本雜志和他的時(shí)代節拍

  作者:本刊編輯部  來(lái)源:決策網(wǎng)時(shí)間:2023-10-25
2023年10月,是《決策》雜志創(chuàng )刊30周年。 30年來(lái),《決策》雜志刻下了什么樣的印跡?

2023年10月,是《決策》雜志創(chuàng )刊30周年。30年來(lái),《決策》雜志走過(guò)了怎樣的軌跡?刻下了什么樣的印跡?

回望走過(guò)的路,是為了走好將來(lái)的路,因為只有以歷史為底色的思考,才能更好地看清再出發(fā)時(shí)的前進(jìn)邏輯。今天,我們“打一眼歷史的深井”,從中“打撈”出30年來(lái)的印記,既是標注一本雜志走過(guò)的路,更是刻畫(huà)出時(shí)代節拍。

站在30年的時(shí)間門(mén)檻上,可用15個(gè)字作簡(jiǎn)潔概括:與時(shí)代同頻、與發(fā)展共振、與讀者共鳴。一本雜志與讀者、時(shí)代和發(fā)展趨勢之間形成什么樣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是對一本雜志自身價(jià)值的檢驗。

30年,399期,我們從上萬(wàn)篇文章中選取六個(gè)橫切面,再次“閱讀”這30年。

從《蜀官十年》到《十年體溫》:透視地方公共決策

堅持不懈,必能玉汝于成。

從2006年開(kāi)始,每年的開(kāi)年第1期,讀者拿到手的《決策》雜志,都是熟悉的五個(gè)大字“向上的力量”,至今已堅持了17年。

為什么以“向上的力量”聚焦地方公共決策?這是由《決策》雜志的定位所決定的。所謂雜志定位,其實(shí)就是一種氣質(zhì),而這種氣質(zhì)會(huì )產(chǎn)生出聚攏各界讀者關(guān)注的“磁吸力”,也就是大家通常說(shuō)的“氣場(chǎng)”。

立足于不同于社會(huì )化報刊,也不同于黨報黨刊的“決策氣場(chǎng)”,2006年第1期《決策》雜志,推出了第一次地方公共決策系列評選,分為樣本、鏡鑒和人物三個(gè)系列,對2005年的地方公共決策進(jìn)行了系統梳理。

由此,拉開(kāi)了地方公共決策評選的序幕。

在此后到2015年的10年里,每年選取一個(gè)年度主題,從全國各地的地方公共決策樣本中,共選出了200個(gè)案例、100位推動(dòng)地方公共決策的改革者,以《十年體溫》為大標題,在2015年第1期《決策》雜志上,做了首次集納式深度報道。

為做好這件事,每年的12月中旬,編輯部的記者們都會(huì )帶著(zhù)當年搜集的案例,登上奔馳的列車(chē),去拜訪(fǎng)京城的專(zhuān)家學(xué)者。之所以一年又一年地堅持,是因為我們想提煉出推動(dòng)地方公共決策的善治良法,更想通過(guò)《決策》雜志的媒介傳播出去。

懷揣這樣的初心,在2015年推出《十年:一群人與一件事》之后,《決策》雜志沒(méi)有就此止步,而是一直持續地通過(guò)對地方公共決策的梳理,透視決策科學(xué)化、民主化、法治化的進(jìn)程。因為我們深知,每一個(gè)地方公共決策樣本背后,都映射著(zhù)那個(gè)時(shí)代的冷暖。

根據最新統計,截至到2022年,已經(jīng)有300多個(gè)地方公共決策的樣本案例,匯集在一起就是一筆巨大的知識財富。記得有一年,安徽省政府辦公廳還專(zhuān)門(mén)把《決策》雜志刊登的地方公共決策樣本匯集起來(lái)進(jìn)行學(xué)習。

為什么要持續不斷地關(guān)注地方公共決策?一方面,這是《決策》雜志功能定位中的天然屬性,我們是要做地方黨委政府決策的“智庫參謀”。實(shí)際上早在創(chuàng )刊后的第3年,就舉辦了“假如我當省長(cháng)”征文活動(dòng),充分發(fā)揮媒介的紐帶作用,通過(guò)公開(kāi)征文的形式,搭建起政府與民眾之間溝通的橋梁。

另一方面,這種堅持不懈的觀(guān)察與記錄,也讓《決策》雜志具有了“社會(huì )切片”的功能,不僅是記錄時(shí)代,更是為歷史存底稿,于細微間關(guān)照歷史車(chē)輪滾滾向前。

在前進(jìn)大潮中,我們發(fā)現有兩種地方治理現象備受關(guān)注,一種現象是地方改革創(chuàng )新的“集群式發(fā)生”,即在某個(gè)時(shí)間段里,會(huì )集中產(chǎn)生地方治理創(chuàng )新試驗,比如新世紀之初的四川省?!稕Q策》雜志在2008年2月,以《蜀官十年》的封面報道,觀(guān)察1998年至2008年間四川省的地方改革創(chuàng )新,引發(fā)各界極大關(guān)注。

另一種現象是“地方改革創(chuàng )新的中止”?!稕Q策》雜志梳理近20年的地方改革發(fā)現,從最基層的社區治理,到中觀(guān)層面的市域治理,如何保持地方治理創(chuàng )新的可持續性,一直是推進(jìn)地方治理現代化的焦點(diǎn)話(huà)題之一。在過(guò)去30年里,不管是經(jīng)濟發(fā)達的長(cháng)三角、珠三角,還是經(jīng)濟后發(fā)的中西部地區,走向無(wú)聲無(wú)息的地方改革不勝枚舉。

在綜合梳理中也發(fā)現,有一個(gè)地方治理創(chuàng )新可持續的樣本格外引人關(guān)注,這就是合肥。

自2006年合肥經(jīng)濟走上高速軌道以來(lái),除了外界熟知的經(jīng)濟總量擴張和大規模城市建設,合肥的制度創(chuàng )新與城市經(jīng)濟發(fā)展一直在同步前進(jìn):公共資源交易制度改革、公務(wù)員管理改革、科技體制改革、投融資體制改革等等,一直在持續深化。特別是合肥創(chuàng )新出的投融資體制改革、“以投帶引”等新打法,成為“合肥模式”的標識性符號。

而且,隨著(zhù)基層創(chuàng )新帶來(lái)的多重利好,一系列制度改革在合肥逐步內化為黨委政府運行的內在機理和底層邏輯,并從市民和服務(wù)對象的支持中獲得強大力量。同時(shí),改革創(chuàng )新在實(shí)踐中重塑了合肥干部的思想觀(guān)念和政治生態(tài),還鍛煉儲備了大量改革人才,從而保證了制度創(chuàng )新的持續不間斷。

當制度建設與經(jīng)濟提升共同發(fā)力后,“合肥現象”走入了《決策》雜志的觀(guān)察視野。

從《千億合肥》到《省會(huì )城市的“合肥現象”》:攪動(dòng)城市經(jīng)濟大棋局

在中國的城市體系中,合肥原本是一座小城,2001年時(shí),排在全國城市第90位左右;在全國省會(huì )城市中,排在第18位;在區域經(jīng)濟板塊中,合肥排在中部六省省會(huì )的最末一位。

由于經(jīng)濟體量小、輻射帶動(dòng)能力弱,合肥長(cháng)期以來(lái)沒(méi)有發(fā)揮出省會(huì )“帶頭大哥”的擔當與責任,造成整個(gè)安徽省域的“大城市缺失之痛”。

但合肥從未放棄自己的大城之夢(mèng),與此同步,《決策》雜志也從未吝嗇對合肥這座城市的筆墨。

在20年前的2003年,推出了封面策劃《千億合肥》,這在當時(shí)引來(lái)很多人關(guān)于合肥能否在一個(gè)五年規劃內實(shí)現地區生產(chǎn)總值突破1000億元的爭論。發(fā)展的事實(shí)證明,合肥僅用3年,就在2006年突破了千億。但合肥真正“開(kāi)掛”不是2006年,而是在兩年后的2008年,從引進(jìn)京東方開(kāi)始的。

“從一粒砂到一個(gè)新型顯示產(chǎn)業(yè)鏈”,合肥經(jīng)濟發(fā)展的獨特道路開(kāi)始發(fā)軔,《決策》雜志采編隊伍敏銳把握這種細微變化背后的趨勢,發(fā)現從“十一五”開(kāi)始,以合肥為代表,全國各省份普遍進(jìn)入了“省會(huì )經(jīng)濟繁榮”的快車(chē)道。

于是,我們從跳動(dòng)的城市經(jīng)濟數字切入,先是在2011年12月推出《大合肥隆起》;再在2016年5月,重磅推出區域經(jīng)濟報道《省會(huì )城市的“合肥現象”》,此時(shí)距“千億合肥”實(shí)現,已走過(guò)10年。合肥的地區生產(chǎn)總值從全國第90位升至第20位,并挺進(jìn)全國省會(huì )城市前10強,被外界稱(chēng)為城市經(jīng)濟棋局上“最大的攪局者”。

關(guān)于合肥發(fā)展的持續報道,不僅把“黑馬”城市的形象立體化地呈現出來(lái),《決策》雜志也是第一個(gè)將合肥發(fā)展的獨特道路進(jìn)行梳理、總結、概括的媒體,并且借由互聯(lián)網(wǎng)媒體的興起,掀開(kāi)了各類(lèi)媒體,特別是自媒體對合肥的多層解讀。

這些解碼“合肥模式”的一系列深度報道,把“最牛風(fēng)投城市”“以投帶引”“芯屏汽合、急終生智”等熱詞,都推向了風(fēng)口。如今對“合肥模式”的總結和研究,已成為一個(gè)輿論熱點(diǎn)。

從省會(huì )合肥出發(fā),《決策》雜志把目光投向了全國區域經(jīng)濟格局演變的深度報道中,特別是對安徽發(fā)展的鼓與呼,一個(gè)“流量安徽”的新形象,被塑造出來(lái)。

從《政策中部》到《頂流安徽》:區域形象的塑造與風(fēng)采

正當合肥“全國經(jīng)濟發(fā)展最快城市”的形象傳播出去時(shí),經(jīng)過(guò)第四次全國經(jīng)濟普查,安徽省地區生產(chǎn)總值整體上調,在全國的排位上升為第11位,人均GDP上升到第13位。這就有了大家耳熟能詳的那句話(huà):安徽從“總量居中、人均靠后”跨越到“總量靠前、人均居中”,能級之變、位勢之變前所未有。

為什么是安徽?一時(shí)間成為關(guān)注焦點(diǎn)?!鞍不丈畈毓εc名,悶聲發(fā)大財”成為當時(shí)的流行語(yǔ)。

作為在區域經(jīng)濟報道中形成獨特風(fēng)格的一家期刊,《決策》雜志敏銳捕捉這些新變化,在2021年9月,用“一體策劃、一次生成、多元分發(fā)、全媒推廣”的工作新流程,在全媒體傳播矩陣上推出了特別策劃《頂流安徽》,當天就成為“出圈”的爆款。

以此為標志,決策雜志全媒體的深度報道,提升到一個(gè)新臺階。此后的兩年里,又相繼創(chuàng )作了《“硬核”安徽》《安徽“組局”》《戰法變了》《為什么在安徽》等,以及圍繞“科創(chuàng )+產(chǎn)業(yè)”、新能源汽車(chē)“首位產(chǎn)業(yè)”、安徽的“制造業(yè)天團”等選題,策劃推出了一大批10萬(wàn)+的爆款文章。

這些文章經(jīng)過(guò)移動(dòng)端新媒體傳播和多家媒體轉載的二次再傳播后,“對安徽形象IP的塑造作出了突出貢獻”,“安徽出落得越來(lái)越有風(fēng)采”,因此有網(wǎng)友評論說(shuō),“每當安徽有大事發(fā)生,必有決策雜志的聲音?!?

有了這些積累,《決策》雜志編輯部利用創(chuàng )刊30周年的契機,把2012年以來(lái)分析安徽區域形象、產(chǎn)業(yè)形象、城市形象和人文形象的精品文章,匯編成了《綻放:一本雜志與安徽區域形象的塑造》一書(shū)。

書(shū)中收錄的,都是《決策》記錄的縮影:30年來(lái),安徽區域形象的每一次塑造,都倒映著(zhù)《決策》的成長(cháng)痕跡,也印刻著(zhù)《決策》的深度觀(guān)察。

這種觀(guān)察,從2001年第1期改版以來(lái)的20多年里,從未間斷。

第一次集中呈現是從2001年到2004年,短短3年里就推出了《省會(huì )間的較量》《解讀江西》《山西突圍》《湖南戰略》《浙江活力》《海南起伏》《阜陽(yáng)重塑》《青島現象》……

這一系列站位高端、采訪(fǎng)深入、分析透徹、文筆厚重的策劃文章,讓《決策》雜志在當時(shí)的紙媒“江湖”中擁有了一定地位,“決策體”文章風(fēng)格和“決策氣質(zhì)”得以形成。

《決策》雜志也由此成為一本讓人念念不忘的期刊,時(shí)至今日,每到市縣采訪(fǎng),總有一句話(huà)讓我們感動(dòng):“我是看著(zhù)你們決策雜志成長(cháng)的?!?

當時(shí)間推進(jìn)到2004年8月,新聞出版主管部門(mén)正式批復《安徽決策咨詢(xún)》更名為《決策》,但是拿什么作為更名后第一期的封面策劃?

當時(shí)的區域經(jīng)濟格局上,最受關(guān)注的話(huà)題之一,就是中部崛起。確定之后,《決策》雜志記者懷著(zhù)深深的思索,分成兩路,一路北上進(jìn)京,一路西行武漢,密集采訪(fǎng)了20多位政府部門(mén)負責人和專(zhuān)家學(xué)者。在厚實(shí)采訪(fǎng)的基礎上,以《政策中部》為封面標題推出,不僅有“中部在哪里”的追問(wèn),也有“板塊崛起還是分兵突圍”的問(wèn)策。該組報道一經(jīng)推出,從國務(wù)院發(fā)展研究中心到中部六省,被各界讀者爭相傳閱。

以此為起筆,一直到2012年,在打造精品期刊中推出了《安徽謀勢》《激蕩皖江》《突破皖北》《蘇北,蘇北!》《筑夢(mèng)皖南》《江蘇出?!返壬疃葓蟮?。這些都以獨特視角和鮮明風(fēng)格,憑借產(chǎn)生重大影響的“話(huà)題設置”,深受讀者喜愛(ài),尤其是在市縣黨委政府系統的影響力日益提升。

匯集到2013年10月,雜志創(chuàng )刊20周年時(shí),出版了《吾國吾城:時(shí)代變遷中的區域競合觀(guān)察》,展現出大時(shí)代變遷中的區域格局演變。這本書(shū)與《綻放》一起,用激揚文字記錄下了2001年到2023年間,中國區域經(jīng)濟格局和城市化的成長(cháng)軌跡。

但區域經(jīng)濟發(fā)展只是《決策》雜志內容定位的一個(gè)橫斷面。在30年里,我們還特別關(guān)注兩件事,成為雜志情懷的最好體現,一是對長(cháng)三角一體化的深度報道;二是對縣域城鄉發(fā)展的樣本觀(guān)察。

今天,我們從《決策》雜志對蘇浙皖三省毗鄰的唯一縣域——安徽廣德縣說(shuō)起。

從《長(cháng)三角力量》到《東向“取經(jīng)”》:高質(zhì)量一體化的共振

廣德是安徽東向發(fā)展的橋頭堡,雖然2005年時(shí)的安徽,都還不在長(cháng)三角區域范圍內,但廣德主動(dòng)作為,積極向東發(fā)展;廣德所在的宣城市,也確立了“融入蘇浙滬”的發(fā)展戰略。再擴展到安徽省,則是“東向發(fā)展”戰略:交通東聯(lián)、產(chǎn)業(yè)東接、市場(chǎng)東擴、人員東去……

現在看來(lái),安徽決意向東,改變的不僅僅是自身,更有長(cháng)三角的格局。

如果放在縱向時(shí)間軸來(lái)看,東向發(fā)展只是節點(diǎn)之一,安徽主動(dòng)靠上去、精準接上去、全力融進(jìn)去,走過(guò)了30多年的歷程。最早可追溯到《決策》雜志創(chuàng )刊前3年的1990年,上海浦東開(kāi)發(fā)開(kāi)放正式啟動(dòng),安徽在全國第一個(gè)呼應浦東開(kāi)放,做出了開(kāi)發(fā)皖江的重大決策。

1993年10月創(chuàng )刊后,我們就把關(guān)注重點(diǎn)放在了長(cháng)三角區域經(jīng)濟合作上,那個(gè)時(shí)候雖然還不叫一體化,但對長(cháng)三角擴容和安徽東向發(fā)展兩種趨勢進(jìn)行深度分析后,我們堅信:安徽融入長(cháng)三角,是必然的,安徽需要長(cháng)三角,長(cháng)三角也需要安徽。

依照這樣的底層邏輯,就有了《長(cháng)三角力量》《安徽向東》和2008年推出的《泛長(cháng)三角元年》。也是在2008年,安徽省黨政主要領(lǐng)導首次參加長(cháng)三角地區主要領(lǐng)導座談會(huì )。

當時(shí)間推進(jìn)到2010年,“皖江城市帶承接產(chǎn)業(yè)轉移示范區”獲國務(wù)院批復,這是安徽獲批的第一個(gè)國家戰略。雜志社派出采訪(fǎng)組,沿江而下,推出了《激蕩皖江》,發(fā)出了安徽融入長(cháng)三角一體化的最強音。

再經(jīng)過(guò)5年努力,到2016年,隨著(zhù)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國家戰略啟動(dòng),安徽加快融入長(cháng)三角一體化,合肥也被定位為長(cháng)三角世界級城市群副中心,與南京、杭州并列。這一時(shí)期,《決策》雜志推出了《長(cháng)三角“圈群效應”》等組合式深度報道,為安徽全面融入長(cháng)三角加油鼓勁。

更重要的時(shí)間節點(diǎn)是2018年11月,長(cháng)三角一體化發(fā)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安徽全省域納入長(cháng)三角,從“插班生”變?yōu)椤罢缴保?020年8月,扎實(shí)推進(jìn)長(cháng)三角一體化發(fā)展座談會(huì )在合肥展開(kāi),滬蘇浙皖一市三省的互動(dòng),是越來(lái)越火熱,相互之間的“串門(mén)走親戚”更是年年有。

在長(cháng)三角“最牛班級”里,安徽經(jīng)濟發(fā)展還有差距,但安徽一直在努力追趕,對標對表學(xué)習先進(jìn),《“上進(jìn)生”安徽》的《東向“取經(jīng)”》,經(jīng)由新媒體生動(dòng)報道后,在安徽六安市、河南鶴壁市,以及東北的黑龍江省,都掀起了一股學(xué)習研讀的熱潮。

不僅是推動(dòng)走出去學(xué)習滬蘇浙,《決策》雜志還從2020年開(kāi)始,專(zhuān)門(mén)開(kāi)設了“長(cháng)三角一體化”專(zhuān)欄,把滬蘇浙的好做法、好經(jīng)驗“請進(jìn)來(lái)”,刊發(fā)在雜志紙質(zhì)端與移動(dòng)端公眾號上。按照每期2篇文章計算,已有近100個(gè)滬蘇浙的地方發(fā)展樣本和改革創(chuàng )新案例,匯集起來(lái)就是一部長(cháng)三角改革創(chuàng )新的豐厚案例集。

站在安徽的視角看,長(cháng)三角一體化是安徽發(fā)展的最大機遇、最大勢能、最大紅利。5年來(lái),安徽借上長(cháng)三角的東風(fēng),搭上一體化的快車(chē),《長(cháng)三角“合”聚變》帶來(lái)了安徽區域形象、產(chǎn)業(yè)形象和人文形象的一連串重塑,安徽成為鏈接長(cháng)三角和中部地區的戰略樞紐,多重國家戰略疊加,在全國發(fā)展格局中的地位形象顯著(zhù)提升。

從長(cháng)三角大格局再回到廣德縣,這里是長(cháng)三角的地理幾何中心,而縣域經(jīng)濟是國民經(jīng)濟的基本單元,對縣域經(jīng)濟發(fā)展的深度報道,同樣貫穿了《決策》雜志創(chuàng )刊以來(lái)的30年。

從《廣德樣本》到《界首之變》:描繪縣域經(jīng)濟“表情”

2005年時(shí),廣德主動(dòng)對接蘇浙滬,在工業(yè)立縣、招商引資、開(kāi)發(fā)區建設和干部能力提升等方面,實(shí)施了一系列創(chuàng )新性舉措,縣域經(jīng)濟活力引人關(guān)注。

我們派出采訪(fǎng)組,多次深入廣德采訪(fǎng),先后刊發(fā)了組合式深度報道《廣德生機》和《廣德樣本》,并配發(fā)了一篇評論文章,對皖蘇浙毗鄰地區的縣域經(jīng)濟發(fā)展態(tài)勢,進(jìn)行了深度剖析。

當時(shí),與安徽鄰近的江蘇、浙江、山東三個(gè)經(jīng)濟大省,縣域經(jīng)濟發(fā)展龍騰虎躍,全國百強縣占據半壁江山,而安徽只有一個(gè)全國百強縣——寧國??h域經(jīng)濟怎樣換擋提速?安徽各個(gè)縣都在努力尋找答案,有很多縣域考察團拿著(zhù)《廣德樣本》封面報道去廣德考察學(xué)習。

從廣德擴展到安徽縣域經(jīng)濟來(lái)看,能產(chǎn)生牽引性作用的主要是三個(gè)重點(diǎn):新型工業(yè)化、城鎮化和農業(yè)現代化。圍繞這些關(guān)鍵著(zhù)力點(diǎn),在廣德之后,《決策》雜志又相繼刊發(fā)了《肥西密碼》《無(wú)為脈動(dòng)》《濉溪嬗變》《“黑馬”長(cháng)豐》《定遠入圈》等縣域專(zhuān)題報道。

再經(jīng)過(guò)10多年奮進(jìn)和縣域特色產(chǎn)業(yè)集群打造,安徽縣域經(jīng)濟進(jìn)入發(fā)展新階段,肥西縣在2021年躋身千億縣,安徽上榜全國百強的縣域也超過(guò)5個(gè)。

這一時(shí)期,從《寧國謀勢》到三次走進(jìn)郎溪縣的“山這邊、山那邊”,再到《界首之痛》《界首之變》《界首之創(chuàng )》《界首之治》的系列報道,不僅給決策雜志社積累了品牌影響力,還衍生出了安徽縣域經(jīng)濟創(chuàng )新發(fā)展論壇。

2019年,首屆安徽縣域經(jīng)濟創(chuàng )新發(fā)展論壇在旌德縣召開(kāi),論壇采用一年一縣的方式舉行,到2023年已成功舉辦了五屆??h域經(jīng)濟論壇與2005年開(kāi)始的徽商論壇、2018年啟動(dòng)的安徽上市公司高質(zhì)量發(fā)展論壇一起,成為決策雜志新型媒體智庫的三個(gè)品牌活動(dòng)。

再回到縣域經(jīng)濟發(fā)展中,農業(yè)現代化也是重點(diǎn)之一。安徽是中國農村改革的發(fā)源地,《決策》雜志始終以高度的社會(huì )責任擔當,關(guān)注著(zhù)農業(yè)、農村、農民的發(fā)展。

對“三農”問(wèn)題的關(guān)注,一方面是鄉村治理的“三大問(wèn)題”,即人往哪里去?錢(qián)從哪里來(lái)?事情怎么做?這是鄉鎮改革的三個(gè)焦點(diǎn),不管是湖北咸安,還是安徽宣城,都因積極探索而登上了《決策》雜志的深度報道。

另一個(gè)重點(diǎn)是“三塊地”改革,即承包地、宅基地、集體經(jīng)營(yíng)性建設用地。從稅費改革到免除農業(yè)稅,從土地流轉到“一塊田”改革,再到農業(yè)大托管、“三變”改革,我們將安徽與周邊江蘇、浙江、河南、湖北、江西,以及同在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上的湖南、四川等多個(gè)省份的農村改革新做法呈現在讀者面前。以《天下三農》為典型代表,《決策》雜志在宏闊視野中銘刻下鄉村發(fā)展的每一個(gè)細節。

這已成為《決策》雜志30年一以貫之的重點(diǎn)內容,也是一本雜志的責任與情懷。

當然,能體現《決策》雜志擔當與情懷的,不只是國民經(jīng)濟發(fā)展重中之重的“三農”問(wèn)題,還有對媒體融合發(fā)展模式的探索。

從一本雜志到讀屏時(shí)代:怎樣答好時(shí)代之問(wèn)

時(shí)光向前,我們向上。

如今的安徽,站上了新的歷史方位和時(shí)代坐標,創(chuàng )辦于安徽、成長(cháng)在安徽的《決策》雜志,在媒體深度融合的“讀屏時(shí)代”,怎樣應對傳統業(yè)務(wù)斷崖式下滑的嚴峻形勢?

2014年,國內一家知名周刊負責人說(shuō):“數字化時(shí)代到來(lái)和新媒體的日益強勢,并非傳統媒體的末路,如何以更加適應時(shí)代特色的立體傳播方式打造全媒體贏(yíng)得機會(huì ),是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睉獙_擊的辦法,唯有主動(dòng)順應,踏在發(fā)展浪潮的節拍上。

與時(shí)代同頻、與發(fā)展共振的《決策》雜志,已經(jīng)在30年里邁出了四大步。期間經(jīng)歷了媒介形態(tài)和閱讀習慣的一次又一次迭代升級,《決策》雜志的風(fēng)格卻一直保持穩定,并在守正創(chuàng )新中主動(dòng)順應時(shí)代改變,探索了一條政策咨詢(xún)類(lèi)期刊融合發(fā)展的“決策路徑”。

在“流量就是傳播力”的社交媒體時(shí)代,決策雜志融媒體矩陣的影響力、穿透力持續放大,決策雜志公眾號已躋身全國微信公眾號前50強。

我們也從一本期刊轉型升級為“刊、網(wǎng)、屏”互動(dòng),構建起由媒體傳播、論壇活動(dòng)、課題研究三大業(yè)務(wù)模塊組成的新型媒體智庫集成式服務(wù)平臺,實(shí)現了從內容提供商到服務(wù)供應商的轉變,打造出“媒體智庫+”的閉合式鏈條,新興業(yè)務(wù)增長(cháng)點(diǎn)在融合的“化學(xué)反應”中產(chǎn)生。

在創(chuàng )刊30年時(shí)回溯過(guò)往,就像一部電影,有跌宕有起伏,有低谷有高潮。30年,在歷史長(cháng)河中只是短暫一瞬;對《決策》來(lái)說(shuō)卻是一部連載的長(cháng)篇。

當再過(guò)30年,人們重新翻開(kāi)《決策》時(shí),還能看到曾經(jīng)發(fā)生過(guò)什么,當時(shí)的思想狀態(tài)和經(jīng)濟格局是怎樣的,就是對《決策》工作團隊堅守情懷的認可,因為雜志上的每一篇文章,已經(jīng)融入歷史的冊頁(yè)中。

如今,已跨入大數據、云計算、VR、元宇宙和認知大模型等技術(shù)支撐的智能時(shí)代,已走過(guò)30年的《決策》雜志,今后的路還很長(cháng)。因此,我們必須創(chuàng )造新變化,也必將有一批新人來(lái)走向一個(gè)新的發(fā)展階段。

當“接力棒”交接到新一代“決策人”手中后,更好的新模樣,等待著(zhù)年輕人用熱愛(ài)、智慧和勇氣去創(chuàng )造。

30年,再回首,不忘來(lái)時(shí)路;

30年,再出發(fā),恰風(fēng)華正茂!

0
最新期刊
X
X